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当前位置: 亚洲必赢366.net > 信息发布 > 直属单位 >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艺术研究院
新文旅视野下中国纪录片发展现状与趋势研讨会在京召开
发布时间:2018-10-12 10:40 来源:中国艺术研究院 编辑:杨倩
信息来源:中国艺术研究院 2018-10-12

10月10日中国艺术研究院影视研究在京举办了“新文旅视野下中国纪录片发展现状与趋势”研讨会。

会议中国艺术研究院影片电视艺术研究所所长丁亚平研究员主持中国艺术研究院主要负责人韩子勇、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等出席会议并发表讲话。北京大学教授、媒介传播研究专家陆地北京影片学院教授钟大丰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张宗伟《人民日报》海外版文艺部主任刘琼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理论部主任、研究员赵彤中国影片艺术研究中心影片学问研究室副主任左衡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副教授陈刚浙江传媒学院电视艺术学院副教授、纪录片导演潘志琪纪录片《茶界中国》策划人安宇、中国艺术研究院影片电视艺术研究所副所长、研究赵卫防中国艺术研究院影片电视艺术研究所研究员秦喜清、许婧及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后刘斐等参会议并发言。

韩子勇在讲话中提到,在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对新文旅视野下的中国纪录片现状与发展趋势的观察和探讨具有十分重要的积极意义。纪录片是衡量一个国家和社会人文发展的重要尺度。在当下互联网时代,纪录片的传播手段和方式越来越丰富,纪录片的地位不断上升,纪录片自身拥有的真实性思想性和直观性而有着更为广阔的发展前景。大家这个时代需要纪录片。纪录时代的变化,影像为中国精神、中国形象中国故事纪录、塑形。中国纪录片要始终以人为本,直指人心,要为时代存照。连绵不绝的悠久的历史学问为大家积累了海量的人文资源,40年的社会巨变吸引世界的目光,这一切为纪录片的创作与传播提供广阔空间。大家的生活比虚构的故事更加精彩,只要大家诚恳、扎实、富于韧性和耐心的态度去纪录,就能够做出很好成绩。

与会专家围“纪录片对旅游产业的推广和学问提升”、“新时代语境下纪录片如何讲好中国故事”、“中国纪录片的创作现状、问题及对策”“跨媒介融合语境下,当下国产纪录片的传播渠道”等议题进行探讨。

针对“纪录片对旅游产业的推广和学问提升”的议题,戴斌以“学问的家国情怀,旅游的人间烟火”为题,从旅游市场的发展建构的角度,谈及了当下中国纪录片的学问建设与学问导向问题。戴斌通过对十一黄金周及2017年全年的旅游数据统计分析,认为当下旅游已成为大众广泛参与的学问生活方式,与此同时,旅游市场中的游客也呈现出了十分活跃的主体话语权,消费需求的多样化意味着需要更加高质量的学问产品予以满足。赵彤认为,今天的民众旅游已经发生了新的变化,人们不再疲于奔波,而是在以家庭化为单位的深度游、分散游。在这种旅游方式的过程中,对景物、食物产生新的体验感受。新的社会生活方式、民众生活方式在影响、改变着大家的纪录片创作,特别是非宣教类纪录片的叙事手法。秦喜清认为,新文旅纪录片是三个概念。第一,纪录片到底靠文还是靠旅?涉及跨界就有重心。两者关系是直接融合:纪录片为旅游服务,重点在"旅",属于宣传片范畴。间接融合:特别是《舌尖上的中国1》,目的不是推动地方旅游。为了促动纪录片的发展,要以间接融合为主。第二,当下带有宣传营销性质的纪录片,类型较粗俗,应该跟旅游活动融合程度更深,产品要细分下沉。第三,涉及影像和旅游产业的互动问题,纪录片要与真正人的旅游体验相吻合。

针对“中国纪录片的创作现状、问题及对策”的议题,钟大丰认为,在新文旅视野下谈纪录片,实际上所讨论的是某些类型的纪录片创作。每一部纪录片的镜头背后都存在一个主体,因此,主观对于对象的认识,是纪录片的核心。大家所记录的对象如何让观众认同,又如何参与到旅游的学问活动之中,这是需要思考的重要问题。而在学问旅游视野下,纪录片的制作目的和它的观众预期与观众需求的针对性,是拍摄一个纪录片的基本出发点。陆地在发言中谈到,中国纪录片应该进入全新的发展样态中,题材多样、类型丰富、成本降低、渠道增多等优势都为纪录片的繁荣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潘志琪从纪录片导演的创作经历,谈到了新文旅视野下纪录片创作的几个方面:第一,专题片跟纪录片的区别,是产品营销和学问创作的区别。专题片可以跟宣传、文旅去结合的特别好,因为它是单向式的,但与纪录片创作并非如此。第二,人文类的纪录片,在新文旅视野背景下,应该强调它的学问属性,发挥学问层面的作用。第三,杭州的西湖国际纪录片节,能很好的去推动或者去提高这个城市的一种综合素质或者学问品位,无形中带动了旅游。第四,纪录片是跟世界的对话,人文纪录片永远都是讲人和情感的故事,情感可以跨越学问,可以利用于学问领域的开发。

针对“新时代语境下纪录片如何讲好中国故事”的议题,张宗伟教授认为,一个国家没有纪录片,就像一个家庭没有相册。回顾这四十年来中国纪录片的发展,特别是人文地理类的纪录片,就像是在翻看国家的相册。进入到新时代以后,纪录片的生产和传播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在创作手法上,在吸取世界主要纪录片制作模式的基础上,凝练出中国特色纪录片是时间的艺术,需要创编辑长时间的跟拍与学问积淀才可能拍出好的作品。刘琼认为,在国家层面的交往互动中,艺术与民间沟通非常重要学问艺术在沟通领域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在此情境中,纪录片是最好的方式。向世界先容什么、传播什么是需要思考的问题?从创作的角度而言,第一个可以是自然风光、自然遗产;第二个可以是各种风俗民情、人文生活与学问遗产,从人类学的角度如何讲述,中华学问的历史观,要讲究讲述方式、讲述方法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制造已经吸引世界,但如何让中国的学问吸引世界。包括历史的学问、当代的学问,如何讲述出来纪录什么样的中国,向世界先容与传播什么,这是需要思考和面对的问题。赵卫防认为,纪录片遵循的原则是纪实,同时要遵循纪录片的人物。但近年对搬演叙事和演绎美学的应用,忽略了真实原则。《二十二》、《我在故宫修文物》《生门》等影片,在纪实美学中客观地表现纪录对象。导演用克制的制作深入观众的灵魂,使他们进行深入思考。反观一些影片失去客观视角,设计明显的台词及剪辑,削弱纪录片最为本质的真实性。

有关“跨媒介融合语境下,当下国产纪录片的传播渠道”的议题,左衡认为,就旅游影像的载体而言,大概有三个主体式的载体。第一个是大银幕,近几年中国旅游业,通过以剧情影片的方式推动旅游的发展;第二个是电视,现在最红火的几部与旅游相关的纪录片都是在电视上播出的;第三个,手机移动自媒体,手机让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编辑”。这三类主体相互之间是存在着一种互动的,大银幕可以确定美学标准,并把美学标准辐射到手机自媒体中,使移动自媒体的拍摄能够让影片、电视捕捉到现实的动向和发生的事件。陈刚认为,由于新媒体环境的变化,跨媒介传播给纪录片提供了更多的平台和渠道,纪录片的创作方式越来越多元化,同时纪录片的创作也需要根据不同媒体的特性进行叙述方式和语言方式的转变。当下,纪录片的传统工业体系或者产业模式发生变化,这是媒体反推纪录片产业的结果,但就整体而言,中国纪录片工业体系仍然没有真正的完善。刘斐认为,纪录片通过影片和电视媒介的传播渠道、呈现样式、诉诸对象不同,具有各自差异。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