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当前位置: 亚洲必赢366.net > 公共服务 > 学问资源展馆 > 文物 > 
漆器
发布时间:2009-04-30 10:31 来源: 编辑:system
信息来源: 2009-04-30
   
  “杨茂造”剔红观瀑图八方盘
  “杨茂造”剔红观瀑图八方盘,高2.6cm,直径17.8cm。  盘八边形,内壁八方开光,分雕三种锦纹地以示天、水、地的不同空间。锦地上压雕一幢殿阁,阁畔苍松挺立,一老者身临曲槛,眺望山前飞瀑,身后与阁内各有侍从一人。盘口边刻以仰俯花朵组成的图案。盘底髹黑漆,足内有刀刻填金“大明宣德年制”六字款,系后刻,足边左侧:“杨茂造”针书细款隐约可见,是为标准的杨茂款识风格。明代宣德时有改刻并填掩前代雕漆款识的现象,明代刘侗、于奕正合著的《帝京景物略》中对此有记载。
   
  杨茂与张成的雕漆作品多以花卉和山水人物为题材。以山水人物为题材的作品都以画面疏朗、空阔、深远见长,并突出人物的活动,表现手法极细腻。此类作品均施以几何纹锦地,以三种锦纹分别表现天空、水纹和地面。天锦用折转回头的单线,类似窄长的回纹,犹如天空飘浮着薄云;水锦用流畅的曲线,似波涛起伏;地锦用斜方格或方格内刻多瓣形小花,如繁花铺地。此盘的总体风格正与上述特点相同。此盘雕刻细腻,刀法圆熟,磨制光滑,为元代雕漆的佳作。
  “杨茂造”剔红花卉纹尊
  
  “杨茂造”剔红花卉纹尊,高9.4cm,径12.8cm。
  尊体表面黄漆地,上压朱漆花纹。器里及底髹黑色推光漆。口、腹及口内雕花卉纹三匝,由茶花、栀子、菊花、桃花等组成图案。盛开的花朵间,点缀着含苞欲放的花蕾,枝繁叶茂,充满活力。作品用漆不厚,雕刻刀法圆熟细腻。花纹的边缘抛光平滑,不露雕刻痕迹,给人以清新、典雅之感。
  器底左侧近足处,针刻“杨茂造”三字名款,笔力遒劲,近似行书。
  编辑杨茂擅髹漆,尤以剔红器最得名。剔红器之外,亦有用红黑漆分层髹饰,然後雕出纹饰,谓之“剔犀”。纹饰题材相当广泛,通常以花卉和山水人物为主。花卉者,多用黄漆为地,上压朱漆花纹。
  杨茂的作品,存世极少,弥足珍贵。
  “张成造”剔红栀子花纹盘 
  “张成造”剔红栀子花纹盘,高2.8cm,口径16.5cm。
   盘以黄漆为地,以写实手法在盘中雕刻一朵硕大盛开的双瓣栀子花,间有四朵含苞欲放的花蕾,枝叶舒卷自如,肥腴圆润,布满全器。盘背边雕刻香草纹,线条峻深而圆转自如。近足处有“张成造”三字针划细款。
   
  雕漆产生的时间,据黄成《髹饰录》记载出现于唐代:“剔红,即雕红漆也。髹层之厚薄,朱色之明暗,雕镂之精粗,亦甚有巧拙。唐制多印板刻平锦朱色,雕法古拙可赏,复有陷地黄锦者。”后杨明加注补充道:“唐制如上说,而刀法快利,非后人所能及。陷地黄锦者,其锦多似细钩云,与宋元以来之剔法大异也。”这两段记载无疑证明唐代已有雕漆并论及其基本特征,唯至今未见实物。宋元时期,我国雕漆工艺得到发展,至元代已达到炉火纯青的程度。《髹饰录》中评价:“宋元之制,藏锋清楚,隐起圆润,纤细精致。又有无锦纹者。”“张成造”剔红栀子花纹盘,髹漆肥厚,刀法浑厚圆润,与黄成所记特征吻合。它既是元代雕漆的精品,又代表了当时雕漆工艺的最高水平。
上一篇: 释迦牟尼像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